当前位置:数字经济

数字经济成新职业萌芽的沃土

发布日期:2019-04-25 来源:科技日报

来自近日召开的2019中国数字经济发展论坛的消息称,2018年数字经济发展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67.9%,同比提升12.9%。中央网信办信息化发展局局长秦海表示,把握数字经济换道发展的机遇,抓住数字经济自身发展红利的同时,也要重视数字经济为生产方式、消费方式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变化。

在这些变化中,由数字经济平台上涌现出来的新职业格外耀眼。插上科技的翅膀,数字化新职业正释放出日益强劲的活力,在带动社会创新、履行社会责任方面,或将带给我们越来越多的惊喜。

出库打包工“改行”操控机器人

30岁的王飞飞从事着一份新职业,他从一名出库打包工华丽转身,成为了菜鸟嘉兴未来园区的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收入翻了一番。

和传统物流园区不同的是,菜鸟一直使用物联网、人工智能等关键技术,致力于推进物流园区的智能化和自动化,一部手机“遥控”园区,700台机器人可以同时作业。

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和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现在,王飞飞不需要像传统的园区工人那样进行高强度重复的体力劳动,而是使用计算机,组织以及保障园区内的机械臂、机器人等进行商品的拣选、打包发货。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杨伟国教授说,新就业形态的发展是近10年里,我国社会经济发展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现象。可以说,新就业形态是数字经济带来的就业范式的变化,大量的从业者借助数字经济平台提供服务,这也是经济范式转换、市场竞争和技术进步交互作用的必然结果。

劳动者借数字平台实现自我价值

在杨伟国看来,新就业形态创造了大量的新职业,不但接纳了大量的农村劳动力,而且兼职比例很高,这种分布式、弹性大的工作形态,有效减缓了就业压力。同时,新就业形态有助于培养从业者自我负责精神和工匠精神,劳动者直接为客户工作,直接接受客户的服务评价并直接获得客户报酬,这有助于从业者更好地了解客户需求,并不断提升满足客户需求的能力。

主播就是其中的典型职业。对于主播“林儿LING”而言,直播的出现,是其事业转型的一次契机。从线下服装实体店的经营者,到如今为近12万粉丝在拿货档口做直播,刚刚过去的一年里,她嗅到了商业意义上的成功,也找到了实现自我价值的新方式。

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较此前一年劲增180%。在这片就业、创业的沃土上,除女装、美妆等传统领域,园艺、美食、家居生活也成为新主播们发力的领域。在淘宝,月收入达百万级的主播超过百人。

红火的主播业有没有可能复制到农村?年初,在阿里巴巴技术脱贫大会上,淘宝直播“村播”脱贫计划正式启动。淘宝内容生态资深总监陈镭宣布,将帮助100县1000位农民主播实现月入万元。为此,淘宝直播与全国县域建立长期直播合作,还联动百家经纪机构与县域政府无缝对接,开展主播招募、电商直播培训、当地IP打造等一系列直播配套服务。淘宝的目标是,2019年农产品直播销售额超30亿元。

新就业形态对政策提出挑战

中国人民大学报告显示,2018年,阿里巴巴平台创造就业机会首超4000万个。据不完全统计,人社部发布的13个新职业,将在就业市场创造600万个岗位需求。在创造数字化新职业的同时,数字经济平台也广泛提供普惠型就业机会。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指出,目前的就业市场,“不少人没事干”和“不少事没人干”两种现象并存,数字经济平台则通过创造实实在在的就业岗位,缓和了就业供需不匹配的矛盾,让社会更加和谐,值得高度肯定。

“稳、增就业是数字经济平台的重要社会价值。”杨伟国认为,数字经济时代新就业形态的涌现,既是新产业、新业态不断发展的结果,也是人们的美好生活需求在就业领域的反映。

新就业形态也对政府的就业政策提出了巨大挑战,需要提前研究探索,积极稳妥地调整应对。“既不能把这些新就业形态视为非正规就业、非标准就业、非典型就业、非主流就业,也不能将新就业形态视为劳动者权益保护缺失的代名词。国家需要挖掘数字技术的潜力,创造更多更好更加多样化的新形态工作,并探索建立适应于新就业形态的新社会保护体系。

主办单位: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现代服务业研究中心    联系电话:(86-10)64495013

联系信箱:dsjzw@uibe.edu.cn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博学楼   邮政编码:100029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2016111号-3,外经贸网备10918001